【北京刑事辩护律师网】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 北京刑事律师 | 刑事辩护律师 | 北京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法律咨询:

15601113733

您现在的位置是:北京刑事辩护律师 > 新闻资讯 >

赌博网站境内拉客,有赌客两年输掉800多万

来源:北京刑事律师网作者:北京刑事律师网时间:2019-05-31

  ▲警方将涉案嫌疑人从云南押回泉州。   庄小能摄

  ▲在王某春位于厦门的一处住所,警方搜出巨额现金。  庄小能摄

  犯罪团伙在缅甸、柬埔寨等国开设赌博网站,却将目标瞄准国内,累计吸引5万多名赌客,投注金额高达50余亿元,不法分子自己设赌盘、做庄家,短短一年半时间就牟利4亿元……

  福建省泉州市公安局泉港分局近期破获的一起特大跨境赌博案件中,犯罪团伙雇佣国内人员到境外从事违法活动,内部分工明确、组织严密。2014年以来,该团伙经营账户买卖、洗钱等多条黑色产业链,从境内大量购买银行账户、支付账户用于层层“洗白”赃款,境内洗钱团伙按比例抽成帮助该团伙提现,警方打击尚面临取证难、资金查控难等难题。

  赌盘净赚4亿

  有人输掉800多万

  “我平时喜欢看足球,也喜欢押注足球找点刺激。2016年初,我在QQ上收到皇冠现金网的链接广告,想试试手气就登录注册了会员,在皇冠现金网参与时时彩、百家乐和一些体育类的赌博投注。”泉州市某企业财务负责人林某胜在接受警方讯问时坦承,他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就输掉了800多万元,而其赌资大部分是从公司挪用的公款。

  以林某胜参赌一案为突破口,福建省泉州市公安局泉港分局循线追踪,专案组民警远赴中缅边境蹲点调查,经过近6个月缜密侦查、艰苦奋战,成功破获一起特大跨境网络赌博案,其案情之大、涉案金额之巨令人震惊。警方查证,以王某春为首的51名涉案人员在境外开设网络赌场,以公司化运作,在线推广吸收参赌会员,通过在线客服向赌客提供投注银行账号或链接的第三方支付平台,盈利以网银直接转给赌客,该案涉及参赌人员5万余人,累计投注金额高达50余亿元。

  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从2014年初到被抓获期间共经营了7个赌博网站,其中6个网站统称“皇冠现金网”,另外一个网站名为“bet888”,赌博玩法五花八门,既可以下注NBA比赛、欧洲足球联赛,也有六合彩、时时彩等常见玩法,还设计有现场感、体验感很强的“真人秀”玩法,用户黏性极强。

  “犯罪团伙自己做庄家开设赌盘,由于在规则上占有少许优势,参与的玩家越多、投注次数越多,庄家的优势越能体现,只需正常接受投注就稳赚不赔。”泉港治安大队副大队长陈万金介绍,经查,仅2017年1月至2018年7月期间,7个网络赌盘相关账号投注总金额达44亿余元,投注净输赢4亿余元,这些赌客输的钱全部进入犯罪团伙的腰包。

  赌博网站以“赠送”“返水”等形式,诱惑赌客持续不断充值、投注。上海赌客刘某说,“我一开始只下注几百块,后来单笔投注到几万、十万、二十万,VIP会员充值通常有2%的返利,资金流水达到一百万还有5599元额外奖励,还会不定期向优质会员赠送彩金,我在网站的资金流水总量达到几千万”。以赌博网站www.hg888.com为例,仅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期间,会员充入赌资获得的“入款优惠”总金额高达2900余万元。

  本案主犯之一的王某刚供述,“我们经营的网络赌博公司没有名称,也没有注册相关资质,虽然把赌博公司开设在缅甸和柬埔寨,网站服务器也设在国外,但是进入赌博网站参赌的会员都来自国内,公司里的员工也几乎都是从国内招募而来,开设网站所需要的银行卡以及为转移赃款雇佣的洗钱团伙也都来自国内”。

  经营黑色产业链

  形成庞大犯罪网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以王某春为首的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内部分工明确,拓展打通国内国外“地下资源”,长年经营后勤维护、银行卡买卖、洗钱等多条跨国黑色产业链,形成一个庞大的犯罪网络。

  “公司工作人员被分成管理组、在线组、电话组、推广组、后勤组,有的负责输赢结算、电话推广,有的对参与赌博满意度进行调查,还专门有人负责买菜、做饭、打扫卫生。”负责网络赌博公司日常工作的王某刚说,“每月仅工资支出就五、六十万,广告投入一年200余万,赌博网站是向别人租来的,对方负责为网站提供技术安全服务,登录后可看到整个网站会员的入款、出款、投注注单、输赢报表等,每月收取一万元的管理费用”。

  “犯罪分子为逃避打击,密集更换用于接受投注、结算付款的银行账号,需要大量购买银行卡周转使用。”泉港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许晓文说,“以‘hg888’网站为例,仅这一个网站就需要常备5张一级储存卡、4张中转卡、2张出款卡以及10张储备卡,共21张银行卡”。

  经缜密侦查,泉港警方打掉了一个非法交易银行卡犯罪链条。据龚某忠交代,他从网上以2700至3500元不等的价格购买银行卡四件套,即开卡人身份证、银行储蓄卡、银行卡绑定的网银U盾和银行卡绑定的SIM手机卡,然后每套加价300元至500元卖给其上线王某山,王某山再加价卖给王某刚并以邮递寄送。仅2018年3月5日至7月19日,王某刚就向王某山购买317套银行卡,支付121万元,王某山因此获利10余万元。

  为将在国外非法牟取的巨额赌资在国内提现,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王某刚在2015年初回到福建安溪老家后,经人介绍认识了洗钱团伙人员。“用来收拢赌资的银行卡资金达到一二百万,就跟洗钱团伙约定地点进行交易,对方按照事先约定的额度先付现金,我们确认收到款后,再通过转账将相应金额及洗钱手续费一起付给对方。”王某刚说,洗钱团伙收费抽成从1.5%到2%不等,每百万就能收费2万元,2014年以来共有4个洗钱团伙为该犯罪集团转移赌资1.53亿元。

  警方在抓捕行动中,在境内外共查扣、冻结各类违法资金1.5亿元、金条12500克、价值400多万元跑车一辆。

  办案民警说,“王某春用网络赌博牟取的暴利在国内挥霍消费,投资酒店、购置别墅、购买跑车,在其位于厦门海沧的住所内,保险柜、床板下装满了现金,数量之巨实为罕见,其中不少现金已经发霉”。

  探索建立监控平台

  增强打击的针对性

  “打击跨境网络赌博面临抓捕难、证据收集固定难、资金查控难、银行卡买卖黑产久打不绝等难题。”陈万金表示。

  多位基层民警介绍,在我国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行为是被明令禁止的,在严厉打击之下,从事网络赌博的犯罪分子先是到边境地区开设窝点,进而流窜到缅甸、柬埔寨等境外作案,他们有人与境外居民建立联系,通过偷渡方式频繁出入境,在当地则以“缴税”或“交保护费”形式将赌博行为“合法化”,“境外抓捕涉及的问题复杂、敏感,对于县级公安机关来说无异于‘蛇吞象’”。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表示,不少网络赌博犯罪团伙采用跳转、加密等技术手段,有的网站大量申请域名、短时间内频繁更换网址,增大了警方调查取证的难度。

  许晓文说,“追查资金去向也是一大难点,不少购买来的银行卡都是在一些中小银行开户,警方必须要到开户行才能进行调查,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查控资金时限长,需要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能获取相关数据。”

  彭新林认为,跨境网络赌博需要公安机关、网络服务商、运营商、金融机构等相关各方加强监督和审查,特别是要加大对非法买卖账户黑色产业链的打击力度。

  基层民警建议,相关部门可探索建立更为开放便捷的电子化资金查控平台,将更多中小银行纳入其中,并赋予各级公安机关相应的使用权限,增强打击的针对性。(记者王成)

上一篇:电信网络诈骗瞄向“投资理财” 控制后台数据骗你没商量
下一篇:河南重拳反诈打掉79个犯罪团伙
  假扮“白富美”“知心姐姐”,诈骗平台这样骗人上钩   网购平台“滞销大爷”营销已难觅   辽宁对水污染违法保持高压打击态势   山西省永济市两名副市长因涉黑等问题被“双开”   五类诈骗手段多发 北京上半年破获500余起电信网络诈骗案   河北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网络贩枪案 缴获47支枪支3万余发子弹   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受贿案一审开庭   不听劝阻堵塞医院急救通道的女司机被北京警方依法行政拘留5日   网购新骗局 退款要先贷款买礼品卡?   浙江警方破获虚假彩票网站诈骗案 涉案金额达千万元